2009年2月6日星期五

轻松小品--八个鸡蛋我吃了一半


房子前边放了几个箱子,里边装着一些等待整理的试卷资料。都泛黄了,我还是懒得行动。

这个长假,不就是要随心所欲吗?反正,放着也没损失什么。试卷资料不长脚,跑不掉的。

却跑来了一只母鸡。躯体不大,毛黑,跳上跃下不晓得要干啥好事。后来,箱子里生出了一个鸡蛋,呵呵,我开始觉得这母鸡有够意思了。

家乡鸡刚下的蛋,该是最新鲜的了。我将蛋握在手里,温温的。心想有了好的开始,就是成功的一半,遂把那小小的鸡蛋放回箱子里,准备来个“守箱待蛋”。

平日想吃鲜蛋时,就跑到姐夫家去拿。大姐养了不少的鸡,所以我鲜上空手而归。此番有只黑母鸡自动把蛋送上门来,我哪好意思拒“鸡”于千里之外呢?

一日一蛋,眼看箱子里有五个鸡蛋了,我再也把持不住自己爱吃蛋的欲望,当下取走四个,放进冰箱里。次日到咖啡店吃早餐时,带上两个。店主说这鸡蛋是刚下的吧,就是小了点,说着帮我把鸡蛋放进热水煮。然而鸡蛋虽小,我敲破倒进杯子里,加上胡椒粉、酱油,用小汤匙搅打着,那香味早已四溢。黄澄澄的液块,吞进喉间竟是那般香滑可口。

黑母鸡因为没念过数学科,继续在每天清晨跑来我家下蛋,然后一声不响的走开。很快的,箱子里的鸡蛋又是四个了。而我存下的鸡蛋,早已经被我吃完了。间中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,像我这种行径,算不算偷?那蛋虽美味,甚至比一般的鲜甜,我反而有丝犯罪的感受。

一个夜里外出回家时,看见黑母鸡伏在箱子里,怎么都不回家了?我心里嘀咕着。掏出钥匙欲开门时,黑母鸡涨蓬着一身羽毛,朝我发出唧唧咕咕的乖噪声。我不是傻瓜,当下也懂了它的信号。于是我决定见好就收,等到黑母鸡某天带着四只小黑鸡(不一定是黑的吧?)离开,那也算是一桩美事了。

八个鸡蛋我吃了一半,还有四个,就让它化成可爱的小生命吧!我想,黑母鸡不会跟我计较前嫌的。也只有这样,我才会安心些。如今每次回家,看到黑母鸡静静地在孵着蛋,感觉很温馨,也踏实多了。

2 条评论:

wye nye 说...

吃半生熟蛋??咦。。我不曾吃呢。

楚盛 说...

很多人都吃半生熟蛋啊,咖啡店就吃得到。你可以试试看噢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