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2月23日星期一

孤回的行程( 1 )



篇一: 再也没有回头路了


研习营结束前,金珠的一番肺腑感言颇叫在场的老师们为之动容,纷纷击掌表示激赏。

到底我们的教育是否出现了很大的问题?我一直在思索着。注重教育和考试无可厚非,否则华教办学的精神怎会获得赞赏?在受忽略的环境之下,我们懂得自重,也勤于耕耘,不时还得承受压力,个中之苦,又岂是外人所能体会?

处在这么多热爱教学的师长群中,我显得有些不和谐。然我仍旧积极参与。大家都同样感受我的投入,但无人了解我背后的矛盾。茶息时间,有老师迎前问我来自何处,并说做我的学生一定很快乐。也有的赞赏我在模拟教学的演绎,说是自然又逼真,不去当演员实在可惜。

我边听边微笑。他们都不晓得,当大家在热切交流之余,我悄悄跑到一隅静静梳理内心挣扎纷乱的情绪。

大家都决心摒弃填鸭式的教育,否则也不会前来汲取教学营养,好让课堂的学习气氛增添一些欢愉和新意。飘洋过海而来的导师致力阐述活泼教学的理念和实践,大家边听边做笔记,深怕遗漏了可贵的讯息。

开始时我把要点笔录下来,随后就让白纸的泰半部分空留着寂寞。当我意识到这一套方法我早已在课堂内实行,倒不必唯恐错漏了任何要点和元素。

但是又如何?最近屡次在工作触了礁,一波波深重的打击浪潮朝我淹袭。是故当被指定要到州内各处充当先锋队播撒活泼教学的种子时,心里充塞着抗拒。

与会的同道纷纷投诉冷气的寒意,有的不忘加穿大衣。我挥洒不去的,是那股蚀食在我心深处的冰冻。

其实我早已有了离意,但欠缺的是足够的勇气。追求平淡的生活竟也成了奢侈的想望,我顿时迷惑于该如何置放自己。再说,除却教书,我还能做什么?看来只能这样茫茫然地走下去了。

因挫折而莅临的失落,我自己品尝,从不愿意在他人面前提起。我依然会把快乐带给学生,把孤独留给自己。我不能释怀的是,那些家长过度呵护,甚至不许受打骂的孩子将来成长之后,将会如何面对外头的现实风雨?

其实我何须挂虑?那终究是个未知数,孩子,始终是别人的结晶品。

我不免有些心灰意冷,但我更清楚今后该怎么做,该怎么走。

再也没有回头路了。

2 条评论:

mei yue 说...

教书过程有时会充满挫折感...但孩子不只是父母的结晶品,他们也是国家中的一份子,是好是坏对社会对我们的生活有一定的影响...

楚盛 说...

我会那么说,是气话。现在的小孩难教,往往是因为父母难搞。动辄就是老师的错,兴师问罪的不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