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14日星期三

UPSR,我来侧写一下。


UPSR第一天。考完试卷,收回,让老师审核,看看谁及格,算算几个A,多少巴仙过关。如果,有人收不住嘴,泄漏了详情,或对某个学生提起,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状况?谁关心呢。

为什么不等全部考完才来检查?原来,耐性就高挂在喜马拉雅顶峰。
 
UPSR次日。我没有紧张,似乎没压力。一个考试而已。考作文之前,我给学生提了几点,让他们去洗把脸再上楼考试。考完后,一叠试卷在我桌上跟我眨眼,什么嘛?我拿起放进包包,也没多看它几眼。我觉得我很潇洒(臭美)。学生说考题不难,我心想不难不代表一定会答得好。
校方对这一届的考生期望蛮大的,我呢,无所谓,听天由命,不过是一个小小关卡,总要也总会过去的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 
 外一篇(总得放松下心情)
今天上最后两节音乐课时,UPSR还在进行中。但我还是照旧弹着keyboard,让学生唱歌。不过我把音量调得很小,学生也照我的话压低声音来唱。很不尽兴。但既不干扰到学生考试,也不必牺牲掉音乐课,正符合我的坚持。
当考生一考完,我说尽情唱吧,小瓜们几乎吼着唱(憋久了呐),都快把楼舍唱垮了。就不晓得有没有惊吓到前来监考的三个老师。
后记:这些都是在面书随发的感言,觉得有点意思,就贴上来。UPSR还有一天就考完,学生可以放飞,开心地去旅行了。我在老乡等着他们平安开心回来,告诉我旅程上的点点滴滴。
 

2 条评论:

bLuRbLuR 说...

UPSR 考试,学生每个紧张兮兮的, 呵呵~

楚盛 说...

很多老师校长也一样。

只是我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