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6月9日星期三

同事 One Two Three


我翻了一下词典,原来,同事是指在同一单位工作的人。

人就是那样,“到阵”在一起久了,便会有感情,有摩擦。

因此,“志趣相投”,“看法相近”的人聚在一起,到扩展成一个小圈圈,实在不足为奇。曰之为“一丘之貉”或“乌合之众”显得太无礼,毕竟我的同事个个为人师表,长年累月为国家培育英才,确实很不容易,因此还是归纳为“物以类聚”比较贴切。

可是为什么办起事来要楚河汉界,硬是划分彼此呢?平日在课堂内循循善诱,对着学生高亢地说我们要团结一致,因为团结就是力量,才能把事情办好,把敌人打倒。孩子们吵架时,老师一脸慈祥,轻声说我们要相亲相爱,互相包容才对呀。

看来,说一套、做一套也不是政治圈才有。斤斤计较的戏码,不时还在上演呢!为代课吵,为运动会分组吵,为假期回来看顾学校吵,被安排教补习吵,不被安排也有得吵,吵这吵那................
原来让学生和睦共处,互相忍让都是虚浮的话语。

我以前当副校长时,常要装聋作哑,就怕忍不住闹翻了学校会鸡犬不宁。现在退下来了,成了“不管部长”,才有机会喘口气,耳根也清静多了。

人家说副校长是校长和老师之间的一座桥梁,也有的老师觉得副校长是“线人”。我说啊,微型学校的副校长啥都不是,钱也不多一仙,责任倒多十倍,搞不好还成了夹心饼,实在不是人干的。

其实,我最怕的是被拉去当“鲁仲连”。老时之间会产生不和,甚至泾渭分明是平常事,绝不是偶然发生的。

有位前校长刚上任时,发现校内气氛不对,有两位老师老死不相往来,感觉很不是滋味,决计要让她们冰释前嫌,共同为学校的将来拼搏。

那当儿我还是副校长,连忙说--校长,和事佬难当啊!都这么多年了,她们都不曾放下,搞不好还会添加一笔新仇呐。

我们华小的校长,绝大部份都属于“固执派”的。新校长坚持己见(听我的不就很没有脸吗?呵呵),安排了那两位老师对谈,让她们细说从头。结果呢,想当然耳是一触即发,闹得不可收拾啦!校长怎么劝都无效,硬是拖我下水,请我帮忙收市场面。不,应该说是收拾残局吧。

怎么收?又非有什么冤情,就算老包(青天)再世,恐怕也做不了主的,我再怎么客观也难免会遭当事人视为偏颇。

哈,我越扯越远了。说回我现在的同事吧。他们的类型可繁杂呢。简单的说就是可以组成一支虫虫特攻队。有蚂蚁、蚱蜢、寒蝉、蚊子、螳螂............可看官你千万别以为我校成了蚊虫滋长的温床,那可是要被罚款的噢!

且看看我的同事有何特征--

“蚊子”类型--最爱耳语,深怕秘密被人听见。

“螳螂”类型--嘿,太极可耍得酷毙了(这年代已不流行打螳螂拳)

“寒蝉”类型--默默工作,力求明哲保身的一群。

“蚂蚁”类型--勤勉,从早忙到晚噢。

“ 蚱蜢”类型--动不动就紮紮跳,讨价还价最勇猛。


事实上每个人都有优缺点。只要大伙儿心胸开阔一点,偶尔换换位置和角度思考,工作起来也就会开心一些些。毕竟,在马来西亚教书(尤其是在华小,特别是微型的)太累了!


P/S 不知道我的同事们看到这篇文字会气炸了,抑或有所反思。管他呢,我写都写了。

4 条评论:

Alvin 说...

老师,气爆的应该是那些斤斤计较的人吧!自从被委任当副校长,我才知道”副校长“是一份又难、又烦、又气的工作。总之,人字易写,做人复杂。无论如何,我对同事的看法,只能以“失望”和“无奈”来形容。我想对他们说:一个人的忍耐度有限,别得寸进尺。希望他们看了你的帖子,会好好的反思;看了我的评论,会好好地反省。

Alvin 说...

忘了说,你的文笔很好,很会利用修辞手法。高明!高明!

楚盛 说...

alvin:

哈,这么唤你还真不习惯。

你是个好老师,我深信也会是个好的副校长。做对的事,做该做的事。有些事可以不计,有些事却需要有原则有坚持。

路还很长,你才开始,不急。久了就会驾轻就熟了。

The Душа Beneath. 说...

这篇我看着看着不自觉笑了出来
这学校的是是非非形容得还真贴切
呵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