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6月7日星期一

烂人笔记(下篇)


突然觉得我就是蜗牛。慢三拍的动作,喜欢“拖泥带水”,能拖就拖.............

是呀,可怜的蜗牛,背着那重重的壳,就像我背着重重的责任和压力,还得装着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。

当老师就只得一个“累”字。但这个字我从不跟外人说,在他们眼中,教书仍是份闲差,只须动动口,也不必流汗,假期又多又长,薪金也差不到哪里去。

可惜他们没机会当老师。

一天我在我在路边看见一只蜗牛施施然地爬,我拿起手机把它拍下来。留着纪念吧我想,它背着的大屋在阳光的照耀下,竟然有些刺眼。





放假了,终于可以甩开那可恶的钟声。

其实,钟有何错?不过是鞠躬尽瘁地履行他的职责,像我一旦站在课堂上就拉开喉咙讲书那般。也不懂小瓜厌不厌烦,也许他们闷到抽筋也说不定。

但我就是懒呐。能够暂时抛离钟声的摆布,再怎么说都是件好事。至少我可以熬夜在部落格写些东西,且不必担心明早爬不起床。我的眼睛本来就小了,再眯着它去上课,搞不好小瓜以为我只是两条细线。

在梦里,我惊见自己变成了钟,不时当当当当作响,催促着小瓜时间到了,该放开电视好好念书了。原来,我比那钟还要可恶呢。

2 条评论:

六月 说...

我眼睛也很小的。嘻嘻

楚盛 说...

看不出来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