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3月18日星期三

二哥于昨夜离开这世界。

我一直都没去看他。

我们住得很近,但距离一直很遥远。有些事,我一直无法释怀。老家,仅仅剩余缺憾,我一直努力不去记起,也从来不跟人提起。

从昨夜到现今,胸口闷闷的,心情低低的,有点不知所措。

二哥,一路走好。

5 条评论:

mei yue 说...

保重!

林野 说...

节哀!

楚盛 说...

感激慰问的朋友。

玉珍 说...

迟来的慰问,愿早日放下心口的痛。

kigers 说...

你,还好吗?
保重身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