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2月28日星期日

假日手记


又一次逃离乡野

蛰伏了一疋长长的岁月,在寂寥的老乡,纵然美言可以培孕沉潜刚毅,却饮不下日子平淡如白开水和孤独的滋味。于是决意逃离乡野。到城里去吧!

只身上路,没有惊动任何人,将近18年了,习惯了独来独往,钟情不受牵绊的惬意,哪里都可以去,自由自在。


一个人在闹市街巷游游荡荡,看神色各异的人群,看熙来攘往的车潮。走累了、饿了,就随意在小坍口歇脚,叫一碗云吞面,味道奇佳,竟感觉十分称心。

城里的气温不免较高,就算阳光一点也不温柔,照得我一身刺痛。我在某购物中心稍息,见市政局官员在眼前晃动,有些不可一世的神情。先前各据一角的补鞋外劳,早已作鸟兽散,逸失了踪影。生活,就是这般不易啊!突然有个衣着光鲜,样子清秀,手里还抓着笔和纸的女子“逮”住了一位马来姑娘,用生硬的马来语向那位异族姑娘推荐美容品的良效和优待献礼。她费了一番口舌,玉指频指对街,说他们的公司就在那厢,请姑娘就去洗洗脸,免费的。姑娘有些疑惑、为难,忙推辞说没空,还要赶着去补习。

看来大家都在忙,为生计,为课业,为职责。只有我,像一只魂魄,在街口徘徊,毫无目的的,呵。


把心关在房门里

灵感这顽皮的精灵,多年前悄然远离,不再轻轻扣窗来访。这个长假,我把零乱的心绪整顿好,执意把心关在房门里,坐在书桌前,以轻柔的音乐为饵,静待灵感出现。平日工作忙碌,累倦于人事纷争。难得假期留给我较充裕的想像空间和时间,能够从容地进行和完成某些事件。

然有桩事是我一直无法释怀的。糟透的生活,使我放弃了写作,违背了曾经苦苦持守的自我期许。我度着晨昏颠倒的日子,近乎纸醉金迷,放浪荒唐。差点儿就要万劫不复。

如今我只能把自己从懊丧中狠狠拔出,慢慢疗伤,并下决心不再放纵自身。有些事不能一错再错,否则就要自取灭亡了。因此压抑了习惯往外跑的行径,尽量把人留在家里,把心关在房门里。少不了要感觉郁闷,憋不住时,就跑到阿慧家看他如何卖力地工作,再逗逗他的宝贝儿子,然后相约到咖啡室饮食,翻翻报纸。结果我被指变乖了。哈,多么滑稽,都卅余岁,才来学乖变好?其实我只不过意识到自己已丢失了继续消极过活的资格。

渐渐地,那种与文字拔河的踏实感觉仿佛又回来了。铅重的笔,久握后不再寸步难行。静穆的午夜至凌晨,灵感爬上了我的蓝色书桌,陪伴我跟孤寂作战。我一字一句把稿纸的格子填满,昔往那种诗文成篇后的满足和快意,终于又荡漾在我的心湖。把心关在房门里,让日间的点点滴滴尘埃落定,哪怕哀愁盖过了欢乐,依然可以在漫漫长夜加以省思,或化成文字,为生命作一些剖白。想不到短短一周,我竟然成功写下不少篇章。在写的过程当中,总会体悟到应该善待自己多一些,莫让真实的生命留下大片的苍白。

这,正是我这个长假最珍贵的收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