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8月29日星期四

那些发生在我们班上的趣事






(一) 水从眼睛里流出来

班上有五位异族生。某天教到一个生字,让我莫名的开心起来,说这个字也太奇妙了。我问:水从眼睛里流出来,那是什么?麦莎拉说air mata。我在白板上写了一个“泪”字,说:“对,就是泪字。”然后我画上飙泪的眼睛。我的学生,马上就把这个字记下了。

我想--造这个泪字的人,会不会也通晓马来文?哈哈




(二) 低落、低落,Jangan Tidur

开学第一天,教的课文有很多反义词,其中包括高涨X低落。于是画上海滩,海水一忽儿高,一忽儿低。还出了个字谜--张淑怡在喝水。小瓜很快就猜出是“涨”字。

但我想着怎样才可以让他们记住高涨和低落。我把他们叫到前面,男左女右排开。然后我舒舒服服地坐在中央,跷起脚发口令。高涨、低落、低落、高涨........小瓜手牵着手起起落落像海浪一般玩闹着,可也努力地不犯错。这班家伙,比大人还怕输。

我没辙了。喊着低落低落无数次,可他们就是不站起来。“喂,jangan tidur。”我话一出口,赚得哄堂大笑。

你道啥?低落低落低落低落念快了,咋成了tidur。不是吗?你念念看。





(三) 便便不随便

才开学一周,小瓜似乎还沉浸在假期的氛围中。他们上课总是不能集中精神,竟然学会了神游四海,我得费把劲将他们拉回来。

交上来的功课,马马虎虎。吩咐他们带词典来,就是带不齐。就连颜色笔也可以高搁家里,真是越来越大胆了。

看到伟安写的生字,我怒。几乎每个字都写错了。“强”字居然可以冲口而出,还真是强出头啦。“商”字我说好里边是八张口,被他省略成一张口。还有那个“幼”字,点变成了提。哗哗,有人是睁眼说瞎话,难道他是闭眼乱写一通?

最终,我总算把气愤吞进肚里了。我在白板上写着“随便”两个字,问他们反义词是什么。小瓜很快就给了正确的答案。

我这个搞怪的老师,就想到了一个句子,于是发话了--小便,可以啊;大便,没问题,通通让你们去,就是“随便”,不行!我还让小瓜跟我念一遍,大大声地念。

呃,有点不卫生是吧,却见他们因“大小便”笑到东倒西歪了。我还说了:“笑什么?难道你们不用大小便吗?”结果他们笑得更夸张了。

老师要你们怎样?我问。“认真!”小瓜异口同声回答。

就这么着。我把信息传出去了,他们也收到啦,接下来就看看他们会不会有所改变。

呵,这当儿教书还真是不容易呐。



后记:  这些文字之前陆续发在面书上,现在整理过后收在博客,让大家看看,希望能博得您一笑。  

2 条评论:

普普 说...

看似“随便”,又小又大的,其实“认真”,老师教得不错。

林阳 说...

哎,现代的孩子很难专注、认真学习,老师不得不出招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