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8月9日星期五

蜜蜂蜜蜂嗡嗡嗡(下篇 )





那天我刚进班,阿玮就跑向前诉说他的手很痛。
我看了看他伸出的左手,手掌下肿了一圈,又是蜜蜂惹的祸。
“去看看医生好不,打支针就会很快好,不怎么痛的,就像被蚂蚁咬了一下。”我边说边拍拍他的背。
阿玮点点头,看来是真痛了。这家伙很鬼马,平日上课老爱出招做一些“出格”的举动,好引人注目。不过我得致电通知其家人,不料得到的答复是小蜜蜂叮了一口而已,应该会没事的。
没得到家人的允许,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。不过阿玮似乎痛得没心情上课了,我只能让他伏在桌上歇一会儿。
当我吃完早点回去上课时,同事告诉我阿玮刚才脸色苍白、很不舒服。我到办公室看了看他,只见他靠在椅子上躺着,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。
我再度打电话到他家里,请他家人无论如何都得来看看,最好送他去看医生。我记得朋友说过,一般人被虎头蜂叮会受不了,也有一些人会受不住小蜜蜂的毒针,叮一下也会肿得很厉害。还有之前我检查阿玮的手腕,发觉被叮的部位正好接近脉搏。
等了一会儿,舅母来看阿玮了。可阿玮走下楼时步伐都不稳,眼睛几乎是闭着的。我不放心让他坐上单车回去,于是跟他舅母沟通过后,就和同事用车子送他回家。临走时还再三交代阿玮的外婆一定要尽快送他去治疗。
下午我回校补习时,却看见阿玮竟然在走廊处活蹦乱跳着。他说医生给他打过针后,就没事了。
我说你怎么不在家休息呢?阿玮笑了笑,也不回应,一个箭步跑进教室准备上课了。
晚上回想起这件事,我觉得我做对了。不但不毛躁,还能坚持把他安全送到家里。

过了几天,上道德课时,发现又跟蜜蜂杠上了。哇塞,真个是蜜蜂蜜蜂嗡嗡嗡哪,怎么老纠缠着我们不放呢?只不过,这回是让快乐替代忧虑,我们尽情地歌唱着《小蜜蜂》,还一口气唱了两首呢!
我问小瓜蜜蜂有啥值得我们学习的,结果都是一个标准答案--勤劳啊!听他们的口气,仿佛觉得我的问题太简单。
就在我们唱得兴起的时候,飞来一只虎头蜂打乱了节奏。小瓜的眼球跟着那只虎头蜂转动,还发起一声惊叫。原来那虎头蜂就在我头上飞舞,几乎就要停在我的头发上了。
妈呀,要真被那东东热情地吻了一下,我不也被他们标签成一个“顽皮”的老师了吗?
想到这里,不由得我头皮发麻。阿弥陀佛,幸好我逃过了一劫!

2 条评论:

菊姿 说...

老师, 真的很喜欢你写的点点滴滴。 可以得到很多正能量!!

老实说, 我也很喜欢教书, 对于文书工作也非常痛恨, 也曾经非常不快乐。

可是现在我觉得若要这份工作, 就得接受它不完美的地方。 就当作是一场婚姻, 总有美好和不美好的一面。

林阳 说...

谢谢您的留言。
我到您的博客《天空在微笑》看了几篇文字,您家的三个宝贝都很可爱,更难的是看得出来你们的关系维持得真好,和乐融融。
您说得好--凡事都有不完美的地方。
我只要看到小瓜有进步,也变得懂事一些,也就能包容工作上的一些无奈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