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6月22日星期三

月恋




柜子用钢筋包装着玻璃
里头是无尽的黑暗
外边更是无尽的阴霾
一直展延,一直
听不见碾心破裂的响声

这世界,等号无非奢望
罕有的阳光
舔干日趋干瘪的青春
说好不悲伤
木然却又更难熬

不时用剃刀搜刮欲望
子夜变身为一头猫头鹰
依恋薄薄月光
飞冲不破这幕漆黑
仅剩咕咕悲鸣
以及
链锁的伤痕

星群睁着眼讪笑
于是退缩、藏匿
这易碎的东西
真的
还得小心轻放

关起心门来
原来,不过是
一个空洞


2 条评论:

Casendra 说...

曾几何时我也依恋过那薄薄月光。。。岁月洗礼,现在两眼只有钞票的影子。。。哈哈。。。是不是觉得我大煞风景啊? :P

楚盛 说...

呵呵,钞票谁不爱啊?
我恨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