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6月4日星期六

入院笔记

一不小心,胸口绞痛,又入院了。
5月31日-6月3日。四天三夜,说的好像旅行那样。
医院里人多,针筒多,病痛多 。
就病床不够多,医生不够多。
打针,抽血,量体温,验血糖................
见习护士老问我,有小便吗大便吗?问得我有便也大不出来了。
我第一天就问医生几时能出院,说我还有很多事未完成。
医生说就在这里休息三几天吧。
我听了郁闷起来。

哥哥给我带的杂志我翻遍了。
我闷到发慌,找来枝笔,在报纸的空白处写了这么个东东--
在这巨塔
延续和终止非主流
重点是忍耐,忍耐着无奈
把自己躺成时间的刽子手
杀退了白天,杀退了黑夜
独不见来时路


我的对床躺着一个mamak。
不停地喃喃自语,声量够大 ,不时把我惊醒。
第二天声音小了些。
第三天声音更小了。
我跟他的太太聊,跟他的女儿聊。
太太脸上有淡淡的哀伤,但很平静。
我想起了我多年前面对父母的离去时也是这样的平静。
当晚我被换去二号房。
凌晨醒来,我走出去看那个mamak。
那张床空荡荡的,斜放着。
人呢?我问值勤的小护士。
她哭了。我不哭,只是有些怅惘。
是种解脱,我想起了我在下午给mamak的女儿说了句这样的话。


7 条评论:

Casendra 说...

歸隊就好,繼續加油,繼續正面面對生活,繼續發現生活的美。。。

楚盛 说...

我在医院发现美的东西。
比如说那个护士的眼泪。
比如说年轻医生东奔西窜,满头大汗。
比如说我自己,给邻床的pakcik倒水。(这叫臭美,哈哈)

原来我还是有感觉的,总以为自己麻木了。

--回casendra

六月 说...

好好休息,不要让关心你的人担心哦。嘻嘻。

bLuRbLuR 说...

在医院真的度日如年

楚盛 说...

六月:

谁关心我啊?我似乎不清楚。
哈哈!
现在真的是六月了,你开始写第六本小说了啊?

楚盛 说...

bLuR2:

欢迎你来这里看文留言。

我那几天在医院里是度“秒”如年。:)

六月 说...

嗯,写到一半了。
还在努力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