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7月12日星期一

事八截










1
一些写好的文字就那么沉寂地关在格子里,或睡在单线上。沉淀吧,等哪一天心情平伏了,压力消退了,再取出给日头晾晾。


2
二哥及家人回乡看我,我不在家。我没事做时就喜欢猫在老同学的咖啡店,叫上一杯奶茶,翻阅着报纸,或跟朋友闲聊几句。

二哥还真的找到咖啡店来。双亲过世后,我们的话语多了一些。但我还没办法跟他说心事。

我就是那种习惯隐匿的家伙。躲躲藏藏,又怎能不累。


3
回看我之前在“波啦波啦”的一则回复,说过我喜欢西班牙和荷兰。神奇啊,这两支球队竟然在南非世界杯走到了最后。还有一小时决赛就会开始,我没准备看这场球赛。反正谁赢了都OK。

反倒是神奇保罗,还有那只神鸟,都红过球星了。主办当局应该颁个奖给它们才对,要不这场盛宴就没那么雷人了。


4
学校的运动会下个周六举行。奖牌奖品一大堆,学生比得开心,老师忙得烦心。最累的应该是校工希桑先生吧。

草场蛮大的。单单割草、画跑道,就是一桩苦差。希桑没有埋怨,那是他的工作。就算有,也是在心里嘀咕吧。

可我们的老师为抽签选队伍,为队员分配不平均的事搞得很不开心。心思都放在这些芝麻,过于计较得失和工作的轻重。

难怪学校成绩搞不起来。


5
Alvin 老师前天说UPSR出纰漏了。报错了名,该怎么办怎么办。原来他没有检查报生纸,就凭点名簿的名字报考。

确实是疏忽。我试图安抚他的急躁情绪。换作是我,肯定一样坐寝难安。尽快亡羊补牢吧,也只有这样了。

我没有告诉他,我犯的错更多,有的还错得离谱。深信他下一次不会再犯同样的错。

而我却经常一错再错。


6
偶尔“来不及”的念头会闪过脑海。

我把忧虑锁在眉心。恐怕会来不及写我想写的东西,说我最真实的话语,还包括delete我暗藏的秘密。

那场大病过后,才意识到来不及原来是一种恐慌。


7
想像秋天的荒凉,想像秋天的萧瑟,想像秋天的叶落。

不知怎么,总感觉秋天已爬上我的背脊。那种凉意,挺怪异的。是什么感觉,我写不出来。
人一旦陷入囹圄,都会特别敏感吧。

我该记得吃药了。


8
这阵子我睡得少,也睡得不好。不是不成眠,是一睡就做梦的那种。往往梦在延续着,过了该起床的时间。

起来就不记得刚刚梦见什么,就怕过了上课的时间。

我再不济,也要做个称职的老师。

或许在梦里,我才是一个好老师吧。呵呵。

2 条评论:

六月 说...

你的确是一位好老师!嘻嘻!

楚盛 说...

我不否认,我是个好老师(好臭屁噢),但那是多年以前的我。

如今,我否认我是个好老师。

好老师会有满足感,跟学生关系会很棒,但这些都不存在了。

所以,我断定自己不是个好老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