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3月20日星期日

等待



漫长的等待是煎熬。

几乎把报纸的文字看遍了,房门上的号码依然没有跳动,停留在17号。
就只剩下五位,耐心点吧,反正都等那么久了。
光阴是怎么走动的,他了无意识,只感觉焦虑在眼前飘来荡去。

总有到来的时候,他急速推门而入。
是个女医生,戴着眼镜,沉稳素雅,可信赖的感觉。
医生以广东话问了他几个问题,一边翻着手上的验血报告。
“胆固醇不高...........  ”她翻过另一页,顿了一下,轻声地说:“就是potassium过高。”
他向医生询问了最坏的结果,便沉默下来。
“要不你再去验一次血。有时候院方把血放得久了再检验,会出现误差。”
他没有异议,只问了还要等多久。他不想耗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。

走出诊房,他到医院的食堂走了一圈,都是辛辣的马来食物,他平时也不少吃这类东西,只是此刻仿佛一切都索然无味。
他走到停车场,在一棵树下坐着,掏出一根烟,点燃着袅袅的迷茫。真的是迷茫,他一时也不晓得该向谁讲述这样的一个结果。
他突然感到厚重的孤寂铺天盖地落来。那样光灿的一个午后,都无法驱走恐惧的阴暗。

还得继续等待。
他在偌大的医院里走着,进了几次厕所,终于等到了约定的时间。
但诊房里没啥动静,他两度推开房门,医生的位子还是空着。
焦虑又在他心里浮浮沉沉着,而且越来越浓。
他突然发现,时间原来可以变成杀手。
他又推开门,医生总算在了。但是一句“报告还未出来,你再耐心等待一下。”把他给击败了。
不过是个“审判”,竟然可以如斯伤人。
时间就是那样喜欢唬弄人。
当你短缺时,它飞逝如箭,一旦你坐看它的步伐时,它又杵在某处不肯移动。
漫长的等待何止是煎熬,他就快挺不住了,有了一走了之的念头。
门开了,医生唤着他的名字。
他迎向前,结果如何,都得面对。他只想快一分钟离开这里。
“正常,potassium并不高。你再等会,我给你开药。”医生温温笑着,又加了一句“不好意思,让你等那么久。”
他吁了一口气,再次坐回椅子上,看了看壁钟,才知道此番花了五个小时。 

回程中,他才想起忘了跟医生道谢。或许,是疲累得不行了。

2 条评论:

Casendra 说...

真的很折腾。。。不过,没事就好。。。

楚盛 说...

会多注意饮食,然后就听天由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