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1月15日星期日

情系民丹--我的砂州岁月(2)

之二江边的风




你可曾到过民丹?是涉水而来吧!默默驻守在江边的渡头,你看了多少眼呢?

即使是这里的人,我想也不曾用心灵去想像它的沧桑。有多少人会在这古老的江畔望水饮风,坐享一个晨早或黄昏的澄静?

偶尔我去了,习惯性地只携带自己,以及一枚沉浮不定的心。

而我的朋友最近不晓得从哪来的灵感,写了一首词叫我谱曲。我接过他的创作,不禁哼起曲调来了。

“江边的风,画花江水。。。”他开首这么写着。我以为,这条悠悠浩浩的拉让江,已触动了他内心底诗情。词里边一遍遍重复说--是否我应该保留?

我倒鲜少那么自问。生活言谈间,我办不好要跟他人深谈,不过所有的悲喜都从笔尖下赤裸地涌泄。对于爱憎,我一向十分执著,总觉得有所保留便有所痛苦。当然我没给朋友任何意见,他应是那种善于选择的人,更何况,这可能就是一首歌而已。

江边的风情倒也引我深思。那千顷烟波,被风撩得苍老了。我总爱选一处较少人来往交错的地方,或坐或立,读江的心事,想自己的过去未来。停泊在这渡头的小舟或汽艇少得很,使我想起这世上到底是否真有所谓的避风港?我清楚的是,时限一旦落临,所有舟子总会驶出港湾,去承受江湖上再多再猛的风雨。

常常,风儿在江边来回蹀踱。倘若日子是一首歌,风就该是一小截醉人的过门。站在渡头观景,或坐守一隅独自沉思的人儿,哪个会忍心拒绝江风温柔的爱抚呢?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像风,像一阵过山风,总是无缘长久驻守一个据点,总是要吹向那无尽的征程。

算算,近四年了,我在这民风淳朴的小城,眨眼竟度过无数个长夜。这些年来,读江读多少遍,饮风饮多少回,已不重要。对这块土地,这片江涛,这些人事,却也植下了几许情感。此厢是有许多欠缺,但它的宁静、安稳、淡泊,倒叫我十分钟情。

想我继续飘泊的日子将无法停止,不过我还是决定自这座小城隐逸起身影。如风者的行踪哪会寸步不移呢?飘忽不定呐,早已是我从年少走到此番的重头戏。日后不管掉落在哪一个角落,但愿我不会再再回首。太多的缅怀只徒增伤感而已。

由始至终,我对于民丹的情愫,说得上问心无愧了。喜欢与否,谈不谈应该有所保留都无所谓。我想说的是,拉让江的水将长流我心扉,拉让江的风将长暖我胸口。而我对民丹的这一抹天空从来没有过怨恨。四年了,我在这里搜集了很多快乐。

只要以坦然面对一切,生活原本就是细水长流。其实不少事物,用心点去观察,去思索,释然就是最终最美的答案。

真的,如果你愿意驻足,每一座城镇,每一个驿站,都潜藏着魅力。

当然,民丹也不例外。


小知识:

江边为什么总是风很大?

答案:江边由于水的原因,环境热容量大,温度下降比其他地区慢,易产生温差,容 易形成空气流动(风)

4 条评论:

六月 说...

听你这么说,我有点兴趣去到民丹。

楚盛 说...

哈,等你到了诗巫之后,找个时间,坐上汽艇,不到一小时就可以走我曾经走过的街巷了。

六月 说...

那我们结伴同行吧。

杰胜 说...

东马还未到过呢!希望有机会能去看看,比较班上的系友们一半来自沙捞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