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4月5日星期日

临去依依 0711


前言每逢佳节倍思亲。很多年消逝了,可我对已故的双亲总不时会思念,只是没能再提笔写那些曾经发生在他们和我之间的细节,以及似淡还浓的情愫。以下这篇文字曾经在报章上发表过,距离现在约有八年多了。时光飞快,真的是往事如烟哪...........


漫长的假期最终还是走进尾声,把公元两千年推落历史的深渊。

“没有不快乐,也没有快乐。”电视里的花无缺如斯说着,嗯,深得我心的一句话。

快乐这东西,我早已下决心不去碰不去寻觅。一如伤怀,刻骨铭心的那款,只能承受,默默地,不能言语,文字无从描绘。

目睹父亲留下的粉笔状蚂蚁药,母亲用过的器皿,心叶依然绞着酸痛。两千年最后一季,双亲抛下尘寰,相继离去,且不再回顾,永远。

我用不着心疼父亲的蹒跚步伐,也无须因为母亲一整夜的咳嗽声而失眠。然而这称不上是解脱。我比谁都清楚,双亲抱憾长眠,留给我的不尽是绵绵长长的想念,还有愧疚,还有痛。

可我一直以来都努力的生活。除了化成文字,我从不轻易诉说内心的悲痛,以及曾经肩负的沉重压力。近几天,我把蛛丝满布的住所打扫干净,书架上的书重新排过,厨房里的餐具一一清洗。日子总是要过,我不该让双亲在另一个世界依然有所牵挂。

空荡荡的屋,寂静的晨昏,我一个人坐着守着。无人叩访也罢,我早已习惯。看书写稿,或唱唱卡拉OK,再不就看看镭射影片,追<天地豪情>,岁月总在向前流逝。我还挺喜欢把旧报纸,以及垃圾,搬到屋前或屋后的空地,烧成灰烬。我仿佛在火光里瞧见了一股生命力,在燃烧,那么炽旺,那么热,到最后却不得不泯灭。

很多人不喜欢烟,30岁之前,我亦然。30岁之后,烟成了我最好的朋友。有时候,让烟圈迷蒙了双眼,也就可以看不见焦虑和惶悚。说是逃避,抑或无聊,都无所谓。更多的时候是一种习惯吧,我想。母亲戒掉烟瘾的那段日子,我经已不能一天不抽烟。有一回她见我吞云吐雾,有些谔然,说了我几句。我只是笑,轻轻浅浅的笑,说是有些烦。习惯成自然后,我总算明白母亲当初为何会抽烟。母亲的病情一年比一年重,晚年她又与烟为伍时,我早已能够坦然接受,还常常每隔一天买一包烟给她。

但是在老爸和学生面前,我一概不抽烟,其实我并不在意形象(也没什么形象可言)。父亲的容忍量度广深,很多失望都叫他默默吞咽落肚。我深信他很清楚我的处境,就算是见着我抽烟也不会啧有烦言,顶多要大姐向我劝阻一番。我真的不想加深他的忧虑,同时也尽量避免让学生有样学样。

我不能毫无顾忌。多少年来,我一直向往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。远离老乡,远离这块给我烙下很多痛楚的土地。不过我始终放不下心系的牵挂。许多人都说我是个不坏的人,更有的说我变形了(当然不是异形)。我却清晰异常地意识到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。没了至亲的人,这些日子里来,我经常思量今后该往何处走。

放长假前的那一段岁月,因为工作遭遇沉重的打击,节节高涨的愤懑使我颇想一走了之。但父亲刚刚去世,母亲的病情又告危急,我只好狠狠打消辞职的念头。小学公试放榜之际,学生表现优异,首次荣登县内之冠。我只感安慰,却不见欣喜。自然有人会四下炫耀领功,且沾沾自喜。在教学岗位上,我未曾懈怠过,早已不需要任何肯定。

这个长假,除了一趟都门行,我哪里都没去。长年劳累的工作,我得多休息。况且,我非要梳理好心绪,使自己习惯过着孑然一身,再也没有爸妈可叫的日子。在外头,面对朋友的时候,我是一脸沉着,和过往没啥差异。回到家里,思绪总爱飘得好远好远。它穿梭过无忧的童年,停驻在苍白苦涩的年少,随而荡入满是压抑的成年。人,往往在面对自己的时候,才最真实。我毋须再武装,能够将愁绪泻放出来,让悲伤淌成一条小河。

偶尔退一步冥想,双亲选择离去,或许无奈,却是告别苦难的一种终结。再怎么不舍,我也只能强抑悲痛看着他们长眠在一坯黄土。山树青青,愁雨漓漓,始终掩不住流窜我心的依依哪。

双亲的墓碑号码是711。仿佛意味即使离去,仍然依依不舍。我以零字挂头,下注万字。2000年,双亲二人的生命宣告凋零,曾经使我感到似乎什么都不再拥有了。同年12月12日,我梦见自己中奖。梦醒时才发现欣喜只是虚拟泡影。孰料第二天晚上友人告知 0711开出次奖。我喜不自胜,原来梦想未必高不可攀。3千元虽然不是个大数目,但我始终深信这不全然因为我幸运,而是双亲暗中庇佑。

如今,墙上的日历已换上新装。两千年所丧失的,笔墨亦难形容,心依然隐隐作痛。但见窗外的花树虫鸟,无不展现生命的动力。爸妈没有放弃生命的延续,他们只不过是走到了路的尽头。活着的孩子,应该更加珍惜生命,坚定自己,去迎向前方的风雨。或许会是风和日丽,谁能意料?哪怕淋落凄风苦雨,我不会畏惧。不再畏惧。

3 条评论:

六月 说...

回忆可以快乐也可以痛苦,然而记忆却是永恒的。

楚盛 说...

有些记忆确实挥不掉,有些会淡漠,甚至遗忘。

shyan 说...

也许双亲到达的只是凡人的尽头..
但却是人生的另一个阶段..
我不畏惧这个阶段.它迟早会来..
相信你也一样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