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0月2日星期五

一只野狗








最近,不晓得从哪里冒出一只瘦削的野狗,带着棕褐色的身影闯入了校园。大抵它眼见校园树绿风轻,宁静可以致远,就死赖着不走了。

起初它夜宿我家门前,我赶了几回,朝它丢了几次的小石子,它总算识相的转移阵地,把新建好的脚车棚当住所了。那里朝夕都有阳光洒落,一地温暖,足见它颇有智慧。

后来校长见野狗私闯学府圣地,还四处留“屎”,便吩咐看守员将它赶走。我曾望见看守员之前数遍驱赶那只野狗不果,每次都是你追我逃,一旦停止驱逐它又跑回“大本营”。

上司下了指令,看守员怎敢说不,只得赶狗去了。待我从外头打包好食物返校时,乍见野狗正卧躺在校园路中,任由看守员拿着细木挥打。野狗口吐一声声哀嚎,眼睁睁望着看守员,仿佛在诉求着什么。

我为之触动了心弦,向马来看守员喊了句“Biarkanlah!"。我想到我的上司是以学校的面容及学生的安全为考量,这款理性做法,算是无庸置疑。

翌日野狗在校外徘徊,或静坐在篱笆前的一处石灰地,似乎在寻觅重返校园的机遇。而我却一直在思索着怎么我的感性从来不曾退减。

几天过去了,篱笆门经常还是敞开着的,可那只野狗再也没有走进校园了。

3 条评论:

六月 说...

感慨的感觉我了解。唉......

杰胜 说...

其实那些野狗也是蛮可怜的~

楚盛 说...

谢谢六月和杰胜,我也是有感而发的。这篇文字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,因此感受特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