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7月26日星期日

风筝










《散文篇》

宁静是假日的标签,偌大的校园,难得听闻一丝声响。

只有在最近的午后,草场上传来一阵阵笑语,我走出办公室,见上空有一朵朵艳丽的花朵在荡着,楼下的草地上有一伙人在拉放长线,年少的、成年的都有。

原来是放风筝。

那些风筝是都是自制的,体积不小,但飘上蓝天却又不大了。只那么丁点儿,却把他们的满足和欢乐给拉紧了。

我喜欢看风筝。风筝如果失去风儿的扶持,结局不外要失落。风筝放得越高,想收回也得费多一把劲。但放线的人总希望他的“宠儿”会是最高的,最远的,那样子才够刺激。


从小到大我几乎没放过风筝。总觉得风筝是有生命的。它居高临下,可会感觉高处不胜寒?万一断了线,岂非要遍体鳞伤?

仔细思量,或许我是因为畏惧“跌倒”。生活里的太多挫折,早已磨灭了欲鹰扬长啸的勇气。而生命对我而言,经已丢失壮志凌云的想望。

是故只有仰望,也只能仰望。

昨天阿忠的风筝选择了要恒常悬挂在远处那棵雨树的枝桠上,小冠的“蜈蚣”拒绝腾空且一味遁地而逃,今日又见他们喜孜孜地放出了新希望。

大抵仅有不气馁的意志,才能飞得更高,去得更远。










《诗歌篇》

风起          
风筝重拾了生命          
因为漂泊          
孤寂遽然猛袭          
心态犹如背驮著天空常受的          
种种忧患

风来          
风筝不懂得衡量自己的高度          
终至渐渐飞远          
有人叹曰          
这般细细绵绵遥遥漫漫的付出          
也只为伸展          
一种亘古以来的焦虑

风停          
风筝线断了,或坠在一处深渊          
血迹溢染了天和地          
望著          
一朵希望萌芽至枯萎          
所有的苦心经营          
恰似风一般飘忽          

风去          
雨就快赶来登场了